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植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植体》第一章 植体感染 1/1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秦江拼命地在陆地上奔跑,他不知道自己掉落在何处,只知道拼命的跑,他想要离开那个地方越远越好,最好永远都别被找到。

主人,您这样跑是没用的,组织能够追踪到您身上的植体监控讯号。他的辅助智能体在他心中劝道

少废话!星,给我有用的建议!秦江喘着气怒道

他的辅助智能体星委屈地道:我已经建议过了,由我移除您受到植体感染的神经系统,否则没办法隔绝监控讯号,只是这样做的话,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长回神经,您可能有几个小时不能移动,但是这样做也不能保证永远不会被追踪到,德隆植体可能会在一段时间之后重新把被破坏的神经监控网络生长回来。

这样做有什么用?既不能保证安全,又会失去逃走的能力,那不是等死吗?根本不可行!秦江边跑边骂道

星停顿了几秒,又道:还有一个辅助方案,如果我先移除您左肩和背部的神经连结,您只有左手会失去功能,还是能保持行动能力,这样一来,您左手的德隆植体将会暂时失去连线,监控讯号强度自然会降下来,到时,您的混乱护罩说不定可以压制住诺目植体的讯号强度,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赶快脱离监控,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让我移除剩下的植体监控网络。

那还等什么?快点进行!秦江才这么吼,他突然感受到一股极其剧烈的刺痛从他的左肩背升起,那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不由得跌了一跤,他整个人扑倒在地,幸好长时间的训练让他反射式的就地一滚,卸掉了高速狂奔的冲力,但这也让他在地上滚出了老远。

轰:的一声,秦江整个人撞进了一栋低矮的破农舍,那农舍里停放了一些农耕用机器人,被秦江这么一撞,那些机器都烂成一团。

秦江躺在破碎扭曲的金属碎片中,忍不住大声**,他的左后肩不断的传来剧烈的疼痛,他伸出右手,想要抓挠痛处,但怎么抓也抓不到,只把他痛得满地打滚。

靠!痛死了,星你这个混蛋!秦江咬着牙大骂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江痛得全身虚脱,连牙齿都咬得出血了,星才说道:报告主人!神经连结切离,但发现您左手的诺目植体仍然能发送出讯号!

秦江无力地道:你…可恶…你不是说可以压制住诺目植体的讯号吗?

很抱歉,您的诺目植体的存活力超乎我的估计,失去德隆植体的支援虽然让监控讯号的强度衰减,但您混乱护罩的强度也下降了,监控讯号仍然可以突破您的混乱护罩。

混…混蛋…秦江挣扎了一下,他试着爬起来,但是失败了,他一跤跌在农耕机器人的轮下,当他看到机器人轮下闪亮的金属锄刀时,脑中灵光一闪,他咬着牙问道:他们还有多久追来?

估计不超过二十分钟。

好…秦江喘了几口气,又咬着牙问道:如果…如果我的左手跟身体分离,讯号会衰减到可以被遮蔽吗?

当然可以!但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您的左手,我估计它在八个小时内仍然会持续发送讯号。星毫无感情起伏地道

好…好…秦江忿忿地低吼道,他伸出右手,探入农耕机器人的轮下用力一折,那高强度的金属锄刀顿时被他折下了一片,他大吼一声,用那破碎的锄刀往左臂一切,只听卜:的一声,那锄刀如中败革,只切开了秦江的皮肤肌肉,但却没办法切开他的骨骼,锄刀嵌在他的手臂上,秦江痛得大声惨叫。

他痛得发抖,脑中如走马灯般的闪现了几个人的影像,秦江鼓起了勇气,他用力一拔锄刀,但锄刀被骨骼夹得很紧,他把锄刀上下地摇了几下,每一下都让他的手臂喷出大量的鲜血,也让他痛得几乎失去勇气,但他还是坚持着把锄刀拔了出来,但那锄刀的刀刃已经扭曲变形了。

他的辅助智能体星劝道:主人,您这样做太没效率了,诺目植体强化后的骨骼不会被这种程度的金属刀具切断的。

少…少说…废话…该怎么把这…该死的…手臂切断…秦江喘着气怒道

星冷静地分析道:诺目植体强化后的骨骼虽然强大,但也抵受不了同为诺目植体骨骼的连续攻击,您可以用右手将左手骨骼敲断,然后再尽快把左手臂分离,中间不能超过三分钟,否则您的骨骼会再复合。

喔~天啊~秦江哀嚎道,想到他得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手臂打断,然后再把它切下来,他就不寒而栗,在一年前,他只不过是一个失败的生意人,每天到处奔走销售货物,哪里会想到自己还有必须亲手把自己的骨头弄断的一天?

他脑子鲁思乱想着,但手脚却一点都不慢,他挣扎着站起来,靠在破坏的农耕机上,举起右手往左臂用力一敲,他痛得脸都扭曲了起来,但他毫不迟疑地又举起手捶了下去,他连续不断的捶打左臂,打到右拳也痛到不行,那可怜的左手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主人,这样不行,您的施力没办法突破骨骼的受力极限。星提醒道

秦江已经说不出话了,他呆了一下,突然跳了起来,左手按在农耕机上,右手用尽全身力气往左臂敲下去,只听轰:的一声,整部损坏的农耕机塌陷下去,彻底变成了一堆扭曲的废铁,但秦江的手臂也发出喀拉:一声。

在秦江的惨号声中,星说道:主人,您的左手脱臼了,但很快就会自动复位,您应该趁这个机会分离左臂。

秦江痛得眼冒金星,但他不敢停留,趴在地上寻找刚刚折下来的锄刀,他急切之间找不到,便又折断了一截锄刀,他挥刀如飞,一下子就把左臂沿着肩膀切开,但他的骨头虽然脱臼,筋却还连着,他忍着剧痛把筋一根根砍断,在鲜血狂喷中用力一扯,把整条左臂扯了下来,只痛得全身不断颤抖。

秦江把断臂远远抛出,踉踉跄跄地往反方向跑去,他的肉体非常惊人,左臂虽然被砍断,但他的伤处的肌肉血管都自动收缩,封住了伤口,断臂时出血虽然严重,但过了不久出血就自动止住了,他的伤势虽重失血虽多,但终究能保住一命,当然,前提是他能摆脱组织的追杀。

当秦江奋力试图弄断自己的手臂时,在澳洲新金市一座四百层天空巨楼顶楼,星河生物科技公司的会议室。星河生物科技公司的执行长亚当.戴维斯正皱着眉头对眼前的老头说道:乔治,我知道你的经费不够,老板已经说过不会再给我们经费,我也想办法到处找钱了,但是你实在花得太快,你这不是花钱,你简直是在朝蓝洞扔能量晶。

坐在他对面是的星河生物科技公司的技术长乔治.史密斯,这个顶着一头杂草般银白乱发的老头抗议道:亚当,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次我计划进三百个实验体,但你给的经费却只够找到一百六十个,计划根本不可能按照智脑制订的方式进行,好啦,一百六十个也就算了,至少还有一点成功的机率,但是刚刚结果出来了,只有三个实验体存活,其中两个随时会爆炸,我看这次只能得到一个稳定的实验体,而且他的状况又不好,就算植入斯塔植体,未来也应该不可能达到最强状态,你说该怎么办?我们经费不足,研究只能做到这种地步,我不是跟你要钱,但没钱我们就没有进度。

亚当一脸苦恼地抓抓头,低声骂道:靠!这他妈的也太烧钱了!他看了一眼气呼呼的老头,知道实验失败了,乔治正在找借口发飙,好逃避实验失败的责任,但他没有提供足够的经费和实验体,导致实验不能按照智脑规划的方式进行,现在出了问题,乔治确实有借口跟他扯皮,他得设法弄到钱,去补足那缺少的一百四十个实验体,让智脑完成整个实验计划,这样乔治才没有借口把责任推给他。这想法很容易,但钱从哪里来呢?

他不断的抓头,好像要把头皮抓破一样,钱的事他或许有办法解决,实验体才是真正的**烦,他来领导这个计划之前,没想到实验体会这么难找,他们在这个星球上海选了四亿多人,结果只找到六百个合格的实验体,第一次用掉了四百个,这次又用掉了一百六十个,他为了取得这些实验体,对他们或哄或骗或诱,总算说服了其中的大部分,剩下的已经不可能弄来了,如果他还要再搞一次海选,需要的经费又是一笔天文数字。

他抓了一阵头,勉强道:钱的事我正在设法解决,但你也要设法节省一下经费和实验体,不然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们把结果作出来,这个见鬼的星球上也没有适合的人给你改造了。

乔治瞪了他一眼,大棘棘地道:这我当然想到了,经过这两波大规模实验,智脑找到了一些优化的方法,我们的植体稳定度会大幅提升,实验体和经费的使用都会比已前精准。

喔?这倒是个好消息!亚当振奋地问:实验体的稳定度可以提升多少?

无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