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侵入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侵入人间》第二章 和她不太熟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徐向阳目前就读的新学校,锦江市第十五中二年一班,属于排名在全市范围内不上不下的普通高中,这就和这座城市一样,虽然背靠沿海地区和港口,相对于全国地区而言经济已经能称得上发达,却完全被邻近的另一个经济中心掩盖了光芒。

学生们根据兴趣爱好、是否同一个宿舍、以及升学来源地等等,组成一个个亲疏远近不尽相同的圈子,无论是否擅长交际,每个人总归会有那么几个能说上话的朋友和熟人。

就连徐向阳这个转学生都不例外。他加了一个课后学习小组。这玩意儿据说是校里的领导仿照国外搞的,说是能提升学生的独立钻研能力,每个班里都有。徐向阳不懂国外如何,但放在这儿,就是几个人找个空的教室一起写作业,有时候还会到办公室里去做。这两个月下来,他自然而然和组里的那几个成员混熟了,一样能算是朋友。

当然,例外还是存在的。

林星洁就是班中最特立独行的那一位。

徐向阳有留意过,每当到了下课或放学的时候,座位上的她都会一转眼不见人影;另外,他从来没见过对方和别的学生那样,与同伴们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的模样。

无论是在课堂,走廊,花坛,操场,通往食堂和宿舍的道路上,她永远都是独自一人。

由于林星洁的座位安排正好是一列的缘故,徐向阳每次抬起头,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总是她的背影。

女孩偶尔会做出颇为男孩子气的举动,譬如将袖子和裤筒卷起,露出一小节白皙的肌肤;或是将腿搁在课桌下方的铁栏上,走路总是风风火火……这种略显大大咧咧的举止放在她身上,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粗鲁,反而给人一种潇洒利落的印象。

就算和寻常女高中生的举止迥然相异,但她作为女性的魅力却丝毫不见弱。或许是因为林星洁那又柔顺又长的头发吧,起码他从来没在其他女生身上见到过比她更漂亮的长发。

要是放在古代,肯定会成为一代侠女——徐向阳没有任何证据地这般联想道。

但就像语文老师总以“侠以武犯禁”的借口没收同学偷偷带来的武侠小说一样,高中里的女侠可不好当:徐向阳来学校的第一天,就见到了林星洁和老师在办公室里吵架的一幕。

当时班主任脸上那副阴沉得可怕的表情,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徐向阳甚至有点不敢靠近那里。

在那之后又过了几天,他对这姑娘的坏名声已经有了足够深刻的认识。

有关于林星洁的传闻,在学校内广为流传。包括打架、逃学、课堂上和老师顶嘴、被学校处分、与校外社会上的人来往、放学后在舞厅和游戏机房出没、早恋、男女关系混乱等等,可以说是标准的不良少女。

至于在其他小太妹身上常见的抽烟染发纹身之类的学校禁止的行为,由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做没做,所以一般情况下没人提;但徐向阳在学校里偶尔能从别人那里听说到有关于林星洁的传闻,在不了解的人口中,她就是“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典型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小学开始几乎年年都是三好学生的徐向阳,对她就有了“是不是该敬而远之”的想法。但两人毕竟还是邻居,互相借借课本,一起上学放学,帮忙买点东西跑个腿什么的还是常有的事。

两人算不上特别要好,即使如此,徐向阳已经是对方在班上唯一能聊得上几句话的熟人,在同学们眼中,林星洁只有和他聊天的时候,才会偶尔露出笑容。

由于女孩在人面前始终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冷冰冰氛围,再加上不论是林星洁的样貌也好、行事作风也好,都让她在同龄人中颇受关注,于是连带着和她走得最近的徐向阳都成了焦点。

其实,不管是在林星洁眼中,还是在徐向阳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很普通,一点儿都不亲密:

徐向阳不曾亲眼目睹林星洁做出什么出格的坏事,听来的都只是传闻罢了。虽然还是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却还不至于刻意疏远。但是,想要主动和她搞好关系一样很困难。难道要和对方一起逃学,一起挨处分写检讨书,一起和老师吵架,或是每天放学后不回家,一起到处乱逛么?

至于林星洁那边,她觉得自己学校里总算有了能聊上几句的熟人,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好事,但性格倔强的女孩从来不曾主动讨好过谁,她也不觉得有谁能真的理解自己或是帮到自己,所以和这位邻居兼同班同学的男生仅仅只是停留在熟人的程度,不可能再进一步。

林星洁之所以不反感和对方接触,主要是因为他对待自己的态度:既没有害怕厌恶,也没有腆着脸上来纠缠不清,在同龄人中算是印象最好的一个。

然而,别人却不这样想,大家都觉得,作为唯一能和女校霸说得上话的男生,徐向阳肯定和林星洁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关系。

于是,那件事就在不经意间发生了。

那天午间自习,课堂一如往常。有的人趴在桌上认真做作业,有的人偷偷摸摸想要拿出抽屉里的零食结果被同桌抢了去,有的人拿课本当枕头呼呼大睡,有的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用小纸团传递消息,几个最静不下来的男生则互相用尺子弹橡皮取乐,时不时爆发出一阵憋不住的笑声,坐在桌子代替老师的纪律委员不得不因此而喊一声“安静!”

历史人物被涂涂画画的语文课本摊开来放在桌子上,窗明几净,天光明媚,广玉兰的翠绿枝叶在和煦的风中轻轻摇晃,投落在墙角的树叶影子遮挡住用粉笔画着小人的黑板报一角,空气中漂浮着暖洋洋的热烈气氛。

明明是和平日里一般无二的日常风景,徐向阳却始终静不下心来,原因是来自后面的几个男生窸窸窣窣的谈论声。

“你听说了吗?林星洁好像找男朋友了。”

“她不是早就有了吗?我听说……”

“你那消息都过时了,人家早就有了新欢。”

“那倒是,隔壁班那个王娜娜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似的。是谁啊?该不会是徐……”

“不是,是三年二班那个史晖。”

“就是长得又高又壮,理着寸头那个?”

“对,听说他和校外的混混关系很好,本身也很能打,就连体育老师都被他打伤过。”

“林星洁果然是和这种人是一路的啊。”

“怎么,你难道还对她有想法?”

“谁没有呢,但真要和这种女的在一起,肯定要被天天家暴了吧,我可打不过她。”

“啊哈哈,说不定史晖这种人才适合她。对了,就不知道他怎么想了。”

听着听着,徐向阳不自觉地蹙起眉头。他看了一眼前面,林星洁果然不在。

这点倒是能预料到的,要是她在,这群人恐怕还不敢这么大声说话……

徐向阳走了一会儿神,忽然觉得背上被人拿笔筒戳了两下。

“喂,徐向阳。”

后桌低声说。

“什么事?”

头转过头去后,他看见坐在身后的几个男生正一脸窃笑地看着自己。

徐向阳忍不住叹了口气,已经能猜到对方想说啥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只想专心写作业,而不是理睬无聊的小事。不过反过来说,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得罪人,似乎不太好。

“你听说林星洁交了新男友的事情了吗?”

“没听说。”

“不会吧,她没和你讲?”

“为什么要和我讲?她和我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徐向阳摇摇头,“何况,我本来就对这种事没兴趣。”

由于他的态度表现得很坚决,碰了一鼻子灰的后桌虽然因为听不到八卦而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却也没有再打扰他的意思,转过头去继续和同伴聊天了。

只有一个人还有点不甘心,下意识提高了音量质问道:

“你和林星洁真的没关系?我看你们俩每天上学放学都一起走,明明就很要好嘛。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不用害怕被老师发现你在早恋……”

徐向阳捏紧了笔,面无表情。

不知为何,他突然间觉得胸口像是燃起了一团无明火。

明明就和其他人没有关系。他只是想好好念书,上一所好的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早日为姐姐分担家庭的重任。这是徐向阳很早以前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谁都改变不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兴趣,也没有早恋,我和林星洁同学压根就不熟。”他瞪着那个男生,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别、别较真嘛。”

那家伙像是被吓了一跳,勉强笑着摆了摆手。

“我只是问问而已……”

坐在台上的纪律委员又喊了一声“安静!”。

徐向阳沉默片刻,将头转了回去,想要继续念书。

可是,内心积郁的烦躁却没有完全消失,徐向阳盯着作业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像黑蚂蚁般爬动着,看在眼里,却进不到脑中,忍不住又说道:

“以后别再问我林星洁同学的事情了,我没兴趣,更不关心。”

总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提林星洁的,不止身后几个家伙,一想到这里徐向阳就觉得不痛快,内心挥之不去的烦躁感,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我和她……不是一路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并不大,教室里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就算是在紧张严肃的考试期间,课堂上都免不了时不时传来响动声,现在却真的变得落针可闻。

徐向阳正觉得奇怪,一个人影从他身边大踏步走过,在前排的座位上坐下,只留下一个后脑勺。

“是吗。”

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只听见林星洁声音沙哑地抛下了简短的两个字,似乎是对他刚才的话给予回应。

*

自那时候开始,林星洁就再没有和他说过话,两人不再一起上学和回家,偶尔撞见了,只会各自偏过头去,当对方是空气。

徐向阳确实有产生后悔的情绪,他有想过是不是要道歉,因为他说的话让别人难过了,还犹豫过要不要和姐姐商量;但在他的心底深处,却又有着“这样或许更好”的念头。

他没见过林星洁主动欺负别人,但那个叫史晖的却是个真有流氓脾性的,要是知道有男生和他女朋友不清不楚,说不定还会被揍,徐向阳不想因此惹麻烦。

当然,还有远比这件事重要的理由,他已经说出口了。徐向阳觉得两人不是一路人,所以……成不了朋友。

可能就此分道扬镳,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