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九星之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九星之主》543 我应该在车底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我可以...我,下周还有一次选拔赛,我会获得学校选拔赛资格的。”伊戈尔低垂着头颅,极力隐藏着心中的情绪,但那恼怒的面容却依旧出卖了他。

伊戈尔父亲气极而笑,讽刺道:“你获得资格干什么?去参加全国赛?然后呢?让更多人亲眼见证你的失败,见证那小杂种把你的脑袋踩在脚下吗?”

伊戈尔面色赤红,握紧了拳头:“如果不是我被强令要求回家休养......”

“闭嘴!”伊戈尔父亲彻底怒了。

单挑失败,那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而伊戈尔却在谈论被曼烈家族强制召回庄园的事儿,那就是在说伊戈尔父亲的无能了。

毕竟儿子在学校受尽了屈辱,被打掉了牙齿反而要往自己肚子里咽,这就是家族族长的无能,甚至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保护不了。

如果伊戈尔在学校,情况就能不一样么?

显然,伊戈尔真的这样认为!

如果他还在学校,一些兄弟盟的好手就不会叛变,而背后的兄弟团队实力强劲的话,按照原本的剧本走向,那就应该是双方帮派火并,16强根本不是问题!

更关键的是,他被荣陶陶进攻,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如果学校处罚荣陶陶,那么叶卡捷琳娜就不会获得这样单独培训的机会。

单挑?借她个胆子,她也不敢发起单挑!

而两个半月后,当伊戈尔返校去参选的时候,叶卡捷琳娜已经彻底变了,宛若脱胎换骨一般!

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战斗方式,亦或者是一身的魂珠魂技,简直就是换了个一个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荣陶陶!

伊戈尔父亲面目扭曲:“我原本还对你抱有一丝幻想,我日夜忍受屈辱,如此悉心培养你,把家族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而你却连最后的遮羞布都被......”

第一次,伊戈尔鼓足勇气,大声道:“那个新来的改变了游戏规则!

是他把我打伤、打回家而没有受到惩罚!是他培训了叶卡捷琳娜足足两个半月!

是他完全改变了那表子的战斗风格!

是他让那表子自称为‘主子’,让我跪在她的脚下乞求进入16强。说你是见利忘义、背信弃义的囚犯,那表子的风格完全变了!

我一时间适应不过来,被那表子牵着鼻子走了,是她变了!变了!!!”

“闭嘴!闭嘴闭嘴!”伊戈尔父亲面目赤红,被气得身体颤抖,扑腾一下站起身来......

与此同时,摩曼港城东南郊外。

越野车队上,一群年轻人们大呼小叫着,正在追着极光跑。

部分越野车还是敞篷的,很不幸,荣陶陶就在其中一个敞篷车上。

而在他的正前方,同样是一个敞篷车,两个青年手里拿着啤酒,迎着风、大呼小叫。

他们手中的啤酒,那真是人喝一小半,风喝一小半,甚至连荣陶陶还能分上几滴......

“奶腿的。”荣陶陶一手抹了把脸,也不知道前面的哥们到底是喝酒还是洒酒,这也太狂野了。

“诶!你们两个该死的家伙!”叶卡捷琳娜站起身来,对着前面笑骂道,“喝光!三秒钟!统统给我喝光!”

前车后座站着的青年吓了一哆嗦,急忙转头向后看来,发现领袖是笑着咒骂的,顿时心里放松了不少。

两个青年手中的啤酒瓶轻轻相撞:“为了庆祝领袖的胜利!”

“乌拉~!”

咕嘟咕嘟咕嘟......

看着前车两个仰头便灌的青年,叶卡捷琳娜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

风吹拂着她凌乱的长发,她也低下头来,看向了仰头望天的荣陶陶。

叶卡捷琳娜大声道:“看极光不仅需要运气,还是个技术活,城市的光污染很严重,会影响观看。”

荣陶陶看着长发飘扬的小卡佳,呼啸的寒风中,他大声询问道:“我们此行有目的地吗?”

“先去洛沃泽罗看看,那边有专门接待看极光游客的营地木屋,还有大面积的湖泊,哪怕是极光没了,你也可以钓鱼游泳哦!”

荣陶陶:“......”

荣陶陶觉得自己特傻,真的。

追着极光跑,也许只是个引子,无论能否看到最美的极光,反正荣陶陶是上车了。

再看看这浩浩荡荡的车队、欢呼庆祝的人们,很明显,他们将在那个什么极光营地举办一次大趴体!

好家伙,钓鱼、游泳都出来了......

5月初的摩曼港城,依旧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毕竟这里可是深入北极圈三百公里的地方,你这是让我冬泳?

嗯...倒也不是不行。

荣陶陶拥有一星海洋魂法,其适配的功能性魂技聚水炮、水行、海洋小灯、小泡水肺,足以让荣陶陶在水里畅游无阻。

而他又有高级别的雪境魂法,极为耐寒。去湖里抓几条鱼上来烤,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嗯...似乎也不用,我对着湖泊直接来一发雪龙卷,应该会有很多鱼被卷飞出来?

叶卡捷琳娜手肘拄着前座靠背,似乎很享受站在风中、长发被吹拂的感觉。

她低头看着荣陶陶,美目中带着一丝好奇,询问道:“你在想什么?”

荣陶陶:“烤鱼。”

闻言,叶卡捷琳娜忍不住笑出声来:“不是应该想着极光么?你又饿了?”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怎么,还不让饿啦?登基之后就是不一样哈,越来越霸道了呢~”

“我还没有真正登基!”叶卡捷琳娜说着,抬起头,看着夜空中那绚丽的极光,她突然张开了双臂,一副拥抱上帝烟火的模样,“不过我会的,马上就会的!”

不知为什么,看着她那神采奕奕、意气风发的面庞,荣陶陶突然想起了一句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虽然与诗中描述的画面天差地别,但是画中人的心情,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对于这样的喜悦,荣陶陶也感受到了。

魂武世界的运转方式摆在这里,所以,积极上进的魂武者们,其胜负欲大都非常强,甚至强到病态的程度。

叶卡捷琳娜终于得偿所愿,而荣陶陶也亲手调教出来了一个强大的徒弟,用一场干脆利落的胜利回馈了他,荣陶陶岂能不开心?

“荣!”叶卡捷琳娜一手按在了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使劲儿弄乱了他早就乱糟糟的头发,兴奋道,“你会一直教导我,陪我杀穿俄联邦大赛,冲进世界杯,对么?”

闻言,荣陶陶却是没有了声音。

看到荣陶陶默不作声的模样,叶卡捷琳娜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眼中的兴奋与期待,渐渐暗淡了下来。

行驶的车队中,大呼小叫、欢呼庆祝的声音不绝于耳,但这辆车却是陷入了沉寂。

副驾驶座位上,查洱手肘拄着车门框,心中默默的嘀咕了一句:“欢乐是如何消失的呢?”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开口道:“只要我在这里一天,就会训练你一天。但我不确定自己下学期是否还会在这里。”

叶卡捷琳娜终于坐了下来,开口道:“你现在的魂法才2星,想要未来晋级的道路畅通无阻,起码也要3星吧?甚至可能需要4星,你不会那么早回华夏吧?”

说着说着,叶卡捷琳娜突然开心了起来,自顾自的确认道:“是的,你一定不会那么早回去的!”

荣陶陶想了想,不由得轻轻点头。

看到荣陶陶的回应,叶卡捷琳娜终于放下心来,脸上重新浮现出笑容,随即,她转身扒着车后座,探长了手臂,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两支啤酒。

“啵~”她拇指抵着瓶盖轻轻一挑,将啤酒递给了荣陶陶。

由于车辆在行驶中的晃动,带汽的酒水向外涌了出来。

荣陶陶急忙用嘴去堵...据说这玩意是液体面包,嗯...反正是吃的就行。

“嘻嘻~”叶卡捷琳娜又挑开了一个瓶盖,与荣陶陶的啤酒瓶轻轻撞了一下,“干杯!”

副驾驶上,查洱默默的转头望来,露出了半张脸...他目光幽幽的看着喝啤酒的青年男女,犹豫半天,还是没好意思开口要酒......

“咕嘟咕嘟...嗝~”荣陶陶灌了几口,打了个嗝。

他砸了咂嘴,感受了一下滋味,这俄啤有点苦,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

“暑假我得回去一趟。”荣陶陶开口说着。

“啊?你下个月就要走?”叶卡捷琳娜的脸蛋又垮了下来,不是刚说没那么早回去么,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下个月?”荣陶陶也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

他在华夏上大学习惯了,一般都是七月份放暑假。俄联邦这边没有除夕这一说,所以开学比较早,放暑假也早。

“不。”荣陶陶解释道,“七八月份吧,我答应了一个人,要回去看他的比赛。”

“比赛?”叶卡捷琳娜好奇道,“大V还用比赛?她已经是世界冠军了。”

“大薇是你叫的?叫师娘!”

“哦。”叶卡捷琳娜撇了撇嘴,“她又不在这。”

荣陶陶:“我们班级有同学要参加世界杯,和你一样也要经过层层选拔,我7、8月份回去,去看看关外排位赛。”

叶卡捷琳娜舔了舔嘴唇,目光幽幽:“那个女孩也是你的徒弟么?”

闻言,荣陶陶的面色却是有些古怪:“是男孩。

另外,我的确帮助过一些同学,也训练过他们,但是还不到‘徒弟’这个地步,我最多算是个助教。

严格来说,你是我第一个徒弟,我之前从来没有像教你这样,教导过其他任何人。”

叶卡捷琳娜美眸一亮,心里美滋滋的:“真的么?荣,真的是这样么?”

“骗你干什么?”荣陶陶咧了咧嘴,道,“别人的武艺路子跟我都不同,风格相差极大,我也不好强行改变他们。

你就不一样啦,算是个实验品,我可以随意改变你的形状,捏坏了也没...呃......”

叶卡捷琳娜:???

荣陶陶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说话有点问题。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啤酒,小声嘀咕道:“这酒劲儿还挺大......”

突然间,叶卡捷琳娜伸出手掌,手背搭在了荣陶陶的酒瓶上:“看到了么?”

荣陶陶心中好奇,借着隐隐的光亮,看着女孩的手心:“什么呀?”

叶卡捷琳娜:“感动。”

荣陶陶心中疑惑,道:“哪里有感动?”

叶卡捷琳娜轻轻点头:“是的,没有了,感动已经不见了。”

荣陶陶:“......”

“嘻嘻~”看着荣陶陶那吃瘪的模样,叶卡捷琳娜嘴角微扬,“我开玩笑的,感谢你把我变成现在的模样。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对了,回去之后,你可以教我双刀了吧?”

说着,叶卡捷琳娜拾着啤酒瓶,轻轻撞了撞荣陶陶手里的酒瓶。

荣陶陶认真思考了半晌,道:“其实我觉得你的技艺还差点,但可以试试,如果我认为你暂时驾驭不了的话,我们就再打打基础,以后再说。”

叶卡捷琳娜:!!!

上帝作证!长时间经受荣陶陶培训的她,已经对双刀形态抱有执念了!

甚至连她的魂技·云啸,冲杀出来的都是“云雾双刀荣陶陶”,她简直爱死了两把刀的进攻方式!

凌厉、迅捷、狠辣!特别痛快!

“哈哈!太棒啦!”叶卡捷琳娜一声欢笑,仰头灌酒。

说实话,就连她在战斗的时候,荣陶陶都一直觉得这是个尊贵优雅的贵族少女,直至此时看着她仰头豪饮,荣陶陶终于在她身上找到了些许战斗民族的影子......

“到了到了!营地到了!”前方,一阵阵的大喊声传来。车队也渐渐停了下来。

荣陶陶下意识的仰头看去,幸运的是,此时极光尚未消散。

没有雨雪天气,远离城市的灯光,就连那天空中的云雾也在远方的夜空中飘摇。

这一刻,荣陶陶终于感受到了极光的美丽。

它并非是纯粹的绿色,隐隐还掺杂着一丝黄、一点紫,宛若绸缎一般,在夜空中静静的浮动着。

璀璨的星河在这一刻展现出了全貌,绚丽多彩的绸缎极光后方,便是那繁密闪烁的寒星。

如梦似幻,华丽唯美。

“呵......”荣陶陶忍不住叹了口气,仰头观瞧之下,顺手灌了一口啤酒。

荣陶陶砸了咂嘴,再次品尝了一下味道。

依旧有点苦,始终不适应。

也许...是因为大薇不在身旁吧。

“你看!我没骗你吧!”叶卡捷琳娜站起身来,长发在风中轻轻地飘扬着,她眼神迷离的望着夜空,口中喃喃自语,“这就是上帝为我放的烟火......”

说着,她仰头望着天际,手中却是拾着酒瓶向身侧探来:“干杯!我的胜利有你一份功劳,这烟火也分给你。”

“咚~”

“干杯。”荣陶陶仰望着世间难得一遇的美好画面,酒瓶也递向副驾驶的方向,“查教,干...呃......”

话音未落,他拿着酒瓶的手却是僵在了半空中。

从始至终,两人好像就没给过查洱啤酒?

副驾驶上,查洱早已经摘下了茶色墨镜。

他仰望着夜空繁星与绸缎极光,口中轻声喃喃着:“我不渴,淘淘,我这一路上都不渴......”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